每日葴言

荒漠甘泉 2019-07-11, Thursday

〝過了些日子,溪水就干了,因為雨沒有下在地上.〝(王上十七章七節) 一星期一星期地過去,以利亞帶著堅忍不撓的精神,守著那日漸干涸的溪水﹔撒但 常常誘惑他叫他發生疑懼,但是他始終不允許環境來插在他與神的中間. 一天一天過去了,那日漸干涸的溪水只剩下了一條銀色的細線了﹔銀色的細線不久 又斷成了小小的池沼﹔池沼又漸漸干涸.飛鳥逃去了﹔田間和林中的野獸也不再來 取飲了﹔到了一天,溪水全然干涸了.以利亞忍耐堅持到那時候,才有〝耶和華的 話臨到他,說,你起身往撒勒法去〝(八至九節). 如果是我們,一定早已急壞了.當水流潺潺的聲音稍為減少了一些的時候,我們感 謝贊美的歌聲就定規會停止了﹔我們會將歌頌神的樂器丟在柳樹枝上,自己卻在枯 黃的草地上踏來踏去,焦慮得象失去了魂一般.或許,在溪水干涸以前,我們早會 想出些方法來求神祝福,然後出發往他處去了. 神常常按照他自己的時候來解放我們,因為他的慈愛是永遠常存的﹔我們如果肯先 等候看明神的旨意,我們便不會流落到不及解放的地步,我們也不會帶著羞愧的淚 眼走回頭路了.---梅爾(F. B. Meyer)



原來我們在許多事上都有過失;若有人在話語上沒有過失,他就是完全人,也能勒住自己的全身。(雅 3:2)